案发河南郑州:出租车司机撂下醉汉不管酿恶果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 - 上海出租车发票
 
 

案发河南郑州:出租车司机撂下醉汉不管酿恶果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

发布时间:2020-05-20 09:32:21
 
也许司机朋友们特别是出租车司机,大多都会遇到这样的情形:拉个醉汉回家,可醉汉上车后却一醉不醒,负责任的司机会负责到底,不负责者就会撂下醉汉一走了之。请司机朋友注意:若是后者,将有可能构成犯罪。下面一例,即是明证。 薛某钢,1984年4月,出生于河南省舞阳县。几年前,来到河南省会郑州,成为一名出租车司机。 2018年8月9日3时30分许,赵某某醉酒后在郑州市金水路与东明路交叉口“space酒吧”门口乘坐薛某钢驾驶的豫A×××××号出租车,并告知薛寒钢去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郑州大学附近。薛某钢驾驶出租车行至科学大道与西三环立交桥时开始询问赵某某具体去处,但因其醉酒熟睡一直没有叫醒。 当日凌晨3时54分18秒(监控显示时间),薛某钢驾驶车辆沿科学大道由东向西行驶至雪松路交叉口向西约300米时,将出租车停靠在紧邻人行道的第一机动车道上,薛某钢下车后打开右后方车门将赵某某叫醒,赵某某起身从出租车右后门下车,后在醉酒状态下沿机动车道向出租车后方行走,并坐在出租车后方邻近人行道的第二机动车道内。 薛寒钢见赵某某走路不稳、说话不清且坐在机动车道上之后,于3时56分4秒(监控显示时间)驾驶车辆沿科学大道向西离开。约48秒之后(监控显示时间3时56分52秒),舒某驾驶豫A×××××号小型轿车沿科学大道由东向西经过,将坐在机动车道内的赵某3碾压致死。经鉴定,舒某驾车车速约75km/h,赵某某血醇含量为206.41mg/100ml,仍处于醉酒状态。经交警部门认定,舒某驾驶车辆超速,赵某某在行车道内坐卧停留,双方负事故同等责任。案发后,薛某刚经公安机关电话通知后自动投案。 郑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根据以上事实和证据,认为被告人薛某钢已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一审判处其有期徒刑五年。 对此判决不服,薛某钢提出上诉。上诉人薛某钢上诉及其辩护人辩护称,薛某钢在主观上不具有预见发生车祸并导致赵某某死亡结果的可能性,其行为与赵某某死亡结果之间不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不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 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薛某钢在运载过程中,将深度醉酒的赵某某置于城市主干道的机动车道内,虽时近凌晨四时,但监控视频显示案发地点车流量较大、车速较快,路面缺乏照明,薛某钢之行为,已使赵某某置于紧迫和现实的危险之中,且最终导致其驾车离开40多秒后,坐在机动车道内的赵某某被途经此处车辆碾压致死。薛某钢作为一名出租车驾驶员,应当明知将深度醉酒的被害人置于车辆较多道路上具有被其他车辆撞击的相当危险性,且最终导致被害人被碾压致死,薛某钢的行为与被害人死亡结果直接具有刑法上的因果关系,薛某钢的行为符合过失致人死亡罪的犯罪构成,应以过失致人死亡罪定罪处罚。故薛寒钢的上诉理由及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不能成立。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有关规定,故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