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在寅说,他在重庆找到了韩国的精神所在! - 上海出租车发票
 
 

文在寅说,他在重庆找到了韩国的精神所在!

发布时间:2020-04-23 10:58:58
 
什么韩国人跑到中国的土地上建立了一个临时政府?这个临时政府又是怎么设在了重庆? 位于重庆市渝中区莲花池正街38号,一个幽静的小院掩映在绿影婆娑中,院子里有五幢低矮的旧式建筑,淹没在四周现代化的高楼中。这五幢小楼尽管其貌不扬,但 在72年前的抗日战争时期,这里却是在华的韩国临时政府所在地,可以说,现代的韩国就是从这里出发,正式登上历史舞台的。 被埋没在四周高楼大厦中的韩国临时政府旧址 12月16日,韩国总统文在寅访华的最后一天来到重庆,参观了这座大韩民国临时政府的旧址。在参观过程中,文在寅向韩国独立运动领导人、“韩国国父”金九先生的半身像献花并默哀。 文在寅称,只有铭记历史,国家才有未来,临时政府是大韩民国的根基,也是大韩民国的法统。 文在寅当天与大韩民国临时政府独立运动人士后代在相同的位置合影留念。 参观结束后,文在寅在旧址展馆留言册上,用韩文题词:“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是我们的根,是我们的精神所在。”重庆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旧址陈列馆工作人员在接受 环环( 采访时称, 文在寅是首位在任期间来到重庆临时政府旧址参观的韩国总统。 临时政府内一隅 我们知道,抗日战争时期,当时的国民政府从南京移驻到了重庆,重庆成为了中国的战时首都。然而,很多人可能还不知道,在重庆还有一个临时政府,而且还是韩国的临时政府。 为什么韩国人跑到中国的土地上建立了一个临时政府?这个临时政府又是怎么设在了重庆? 借着文在寅访问的契机,环环(带着大家一起走进临时政府旧址,走进这段还不太为国人所知的历史。 和法国投降后的戴高乐领导的“自由法国”流亡政府一样,韩国临时政府的背后,也是一段艰苦卓绝的反抗与复国的故事。在这段历史中,有三个标志性的历史节点,每一个历史节点都开启了一段重要的抗争进程。 三一运动: 韩国独立运动开始转向中国 1910年8月22日,大韩帝国(李氏朝鲜王朝1896年改国号为韩)总理李完用与日本代表寺内正毅签订《日韩并合条约》,韩国正式被日本吞并,朝鲜半岛成为日本国领土的一部分,韩国人民独立运动随之拉开帷幕。 1919年1月21日,朝鲜王朝末代皇帝高宗暴亡,这成了加速独立运动的催化剂。3月1日,前来悼念高宗的韩国民众在京城市中心的塔洞公园举行集会,青年学生代表在会上宣读了《己未独立宣言》,展开示威和请愿运动,此次运动史称“三一运动”。 从3月1日开始,运动席卷了整个朝鲜半岛,形式也从最开始的和平请愿愈演愈烈,暴力冲突逐步加剧。此次请愿运动最终被日本总督府强制镇压,7000多名韩国民众在这场运动中被杀,大批韩国爱国志士被迫流亡海外。 此次独立请愿运动虽然遭遇了挫折,但它却开启了韩国爱国志士的海外复国历程,韩国的独立运动的主战场开始从朝鲜半岛转移到中国。 1919年4月,流亡的韩国志士在中国上海法租界宝昌路成立“大韩民国临时政府”,并制定临时宪法,由金九长期担任临时政府的主席。韩国临时政府进入了第一阶段的“上海时期”。 韩国独立运动领导人,临时政府主席金九 “4.29刺杀事件”: 临时政府在华搞“暗杀救国” 金九出任主席后,为改变临时政府蜗居一隅、缺乏影响力的状况,在“暗杀救国”思想的影响下,策划了一系列针对日本军政要员的暗杀行动。其中最成功,造成影响最大的是“4.29刺杀事件”。 1932年4月29日,上海虹口公园聚集了10万日本军人和侨民召开庆祝“一·二八”对华淞沪战争胜利的“庆功大会”,日本驻华大使重光葵、上海派遣军司令白川义则等高级将领出席。大会进行过程中,一位名为尹奉吉的韩国青年冲向主席台,将身上所藏炸弹奋力掷出,白川义则和日本驻沪留民团行政委员长河端贞次被当场炸死,重光葵左腿被炸伤。 值得一提的是,这位重光葵在1945年9月2日代表日本天皇和政府签署了日本无条件投降书。据说,当他一瘸一拐地攀爬密苏里号战列舰时,他的军方同事把他视作叛徒,而军舰上的盟军人员则带着残酷的满意心态注视着他的狼狈相。 “4·29刺杀事件”震惊了全世界,连蒋介石都对此赞叹称“连中国百万大军都做不到的事情,让一名朝鲜的年轻人做到了”。 韩国电影《暗杀》剧照,河正宇、全智贤扮演的杀手反映了这段历史 尹奉吉炸死日本高官事件发生后,日本政府开始疯狂报复和打击在上海的韩国临时政府,甚至悬赏60万元缉拿临时政府主席金九等韩国抗日人士。从1932年5月至1940年8年间,临时政府不得不辗转中国各大城市,并逐渐将根据地移至中国的西南,这一时期被称为“移动时期”。 韩国临时政府全体人员 抵达重庆: 开赴抗日战场与我军并肩作战 1939年3月,韩国临时政府全体成员陆续辗转抵达重庆,在重庆落脚安营,开启了最后一个阶段“重庆时期”,直到1945年日本投降。这一时期,在中国重庆政府的资助下,韩国临时政府于1940年9月17日正式创建政府性质军队——光复军,并开赴抗日战场,积极参加了中国的抗日战争,在对日本的宣传、情报刺探以及争取国际援助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 在抗日战争期间,光复军在中国多个省份对日军展开了游击战,利用其通晓日语的优势,从事书写标语、对敌广播喊话等瓦解敌军工作以及审讯敌军俘虏、破译敌军密码等工作。 随着日本宣布投降,大韩民国临时政府也完成了流亡抗日的使命。1945年10月下旬,韩国临时政府成员离开重庆回国。 为了感谢中国人民的深情厚谊,金九在登上飞机前发表了《致中华民国朝野人士告别书》:“抗战八年来,敝国临时政府随国府迁渝,举凡拨借政时、供应军备,以及维持侨民生活,均荷于经济百度艰窘之秋,慨为河润!” 临时政府会议室 临时政府主席室 临时政府外宾接待室 韩国临时政府经过27年的在华抗争,辗转多地,在这个过程中正式建立了完备政治体系,为日后的国家建设勾勒出了总体框架,成为了现代韩国建国的法统之源。 周恩来在评价韩国临时政府在重庆的意义时说:“韩国的复国运动同中国的救国运动是分不开的。韩国志士参加中国抗战,帮助中国救国,中国协助韩国早日复国。” 强调韩国与中国共同奋斗的悠久关系 这就是韩国临时政府在抗日战争时期与中国,与上海、重庆等城市的一段并肩作战的历史渊源。 位于重庆的韩国临时政府旧址,在送走了金九这位现代韩国国父的72年后,终于迎来了又一位现任的韩国总统。 大陆少将这话已传到台湾:强大统一弱小,是铁律! 那年乱世如麻,愿你们来世拥有锦绣年华(193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