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养·学习:请把自主权还给孩子 - 上海助孕网
 
 

教养·学习:请把自主权还给孩子

发布时间:2019-08-19 19:48:39
 
助孕/ 朋友黄先生一家四口移民加拿大多年后,回到香港。黄先生的一对子女的中学时期在加拿大接受教育,顺理成章在当地升读大学。做父亲的,考察政经及社会现况及趋势、细阅人力资源报告,为子女仔细策划大学修读的科目,望为他们铺出青云路。长女修读金融财务,毕业后随父母回港,已成为财务会计师,入息可观。幼子在理、化、生物等科目,取得优异成绩,顺利在加拿大入读医学院。黄先助孕/先生对子女未来充满信心,深感从此可以了无忧虑。然而,这却是噩梦开始……   黄先生发觉“被规划”做会计师的女儿对父母毫不关怀、尊敬,即使父母关心的问候,只换来不友善的回应。彼此没有话题,缺乏沟通,父母对女儿日常工作毫不知情。为了解开女儿心结,黄先生邀请我在周末与他夫妇和女儿饮茶,希望能藉机会详谈,找出原因,冰释误会。终于,女儿抒发出她对父母多年积怨:她童年时,每天被迫学习各种她毫无兴趣的技艺,占用了全部课余时间,剥夺童年应有的欢乐。最令她反感是在大学选择专业时,她希望主修哲学或文学,却遭到父母强烈反对,原因是只有修读金融财务,才能为她带来高薪厚职。经多次争拗,她还是屈服在父母强权下,选择了财金,放弃了文哲。这令她对父母大大不满。她更坦言,现在身为会计师,每天对着烦闷的图表和数字,十分厌烦。她认定这是父母亲手造成的苦果。面对女儿的控诉,父母初时还作出辩驳,之后渐渐软化,希望得到女儿的谅解。最后女儿仍坚决表示,他日若有机会离开财金界,从事文哲相关工作,她才会改变对父母的态度。   黄家的噩梦,并不止于此。暑假过后,儿子在加拿大升读医科二年级。父亲早把学费汇出,不料开学不久却收到学校来信,催缴学费。黄先生立即打电话给儿子,儿子确认收到汇款,却没有交学费。他更告诉父亲,刚办妥了退学手续,并将在日内回港。父亲再三追问,儿子只坚持他不会继续读医,绝不会当医生。父亲无言以对,回想女儿毕业回港后对父母的态度,不敢多说。其实黄先生夫妇心里明白,儿子的兴趣在海洋科学而非医学。经过商量后,黄先生夫妇同意儿子停学一年。儿子决定往中国贫困地区当义工,体验生活的冲击。自此,他夫妇俩将自主权交回儿子手上。   黄先生为儿女前途悉心安排的心血,可说付诸东流。他俩深叹上了人生重要的一课:以前为子女所做的,不只是浪费金钱和时间、恶化家庭关系,更毁了孩子的理想。   愈来愈多父母,为子女决定一切,子女完全没有自主权。因此,子女对学业,只感麻木,即使有成,只算是父母催谷的成果,不是自己所想所求。长大后,对父母不识感恩,甚至反目成仇。不少朋友,对我三名子女完成牛津大学的学业,仍能与父母愉快相处感到不解。他们的亲友也不乏有子女毕业於世界知名大学,却很少看到子女在成长后,仍和父母融洽相处。我总喜欢以幼女小凤入读牛津大学前,我对她说的一段话作为回应:小凤知道她被牛津取录后,竟十分苦恼,因她已感到就读牛津的压力。原来,她中学时,曾探访当时在牛津就读的大哥,发觉他的同学全是“读书机器”,整天除了吃饭、睡觉、如厕外,只是读书温习。她不愿意过这样的「“非人生活”,但来自亲戚和朋友的压力,却令她无所适从。我当时对她说:“入读牛津与否,全是你自己的决定。这决定可能影响你未来的一生,所以父母也不能为你作主。大哥和二哥都是自主决定他们选读的大学和科目,你是我们的女儿,我们绝对相信你会作明智的抉择,自主权全在你手中。”这段话,既把最大的自主权交给她,亦提高了她的自信,消除她的疑虑。她知道,二哥在牛津以本科考第一名毕业,她应付繁重的学业,相信也不会有多大的困难。原有的压力消失了,她接受挑战,欣然接受牛津的取录,选择主修数学。一切悲喜辛劳或成败荣耀,全掌握在她自己手中,与人无尤。老实说,要留学英国,要入读牛津,全是他们的决定,我有提供意见和分析,但从不为他们作决定。我认为儿女的前途,须由他们自己作主。为人父母者,应该把决定未来的自主权还给子女!   稿件来源:《乐活·家》 原文作者:陈文超、李微微 改编整理:吕洁